CArl  

回家的那天,叔叔說他為我感到驕傲,挑戰了自己害怕的路線,完成了與內在衝突相處的旅程。

隔著車窗的玻璃,我們一派輕鬆地揮別。

上一回,我哭了,因為不知何時能再回來;這一回,我沒哭,因為我知道我很快就會再回來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